• ag亚游ag8 2019-02-11
  • ag真人平台 2019-02-10
  • 14 我对狗过敏


      舒心真的去了洗手间,真的是憋急了。她在感叹,人有三急,这样的内/急真的真的不能再憋了。
      “真舒服”,她得到了释放,浑身轻松自在。
      意外瞥见被打开的窗户,她快步跑到窗户边,探出脑袋,眨眨眸,“…二楼?跳下去会不会摔死???…应该不会吧,顶多瘸个腿,断个胳膊…”,自言说着,她就已经坐在窗边上了,准备往下跳。
      “哎呀,有人要跳楼”,一个刚走进来的女人吓得尖叫起来。
      “有人要跳楼啦”,女人继续大喊着。
      舒心被女人的喊声吓到了,真的差一点就掉下去了。
      “她要跳楼…”女人指着舒心。
      舒心不知道女人在跟谁说话,便垂眸看了看楼下的草坪,“应该摔不死的,再不逃,连家都回不了了…”
      “不跳了”,她微嘟着嘴,挪动身子,却不小心掉下去了。
      来不及了,紧闭着双眸…
      咦,不应该掉在草坪上的吗?
      好像也没有摔到屁墩儿啊…
      好热乎的气息正喷洒着她紧闭着的眼眸,她感觉有些不对劲,猛地睁开眼眸,怔顿住,心里的那一万只超级呆萌小羊驼狂奔着。
      “暖暖,换个安全的方法不好吗?”龙腾抱着她朝车子走去。
      她狠瞥他一眼,别过头,弱弱的说了一句“谢谢”,整个人都像是焉儿了的样子,真的很想钻个地缝。
      他闻而不语,被她吓到了。
      正在开车门的维卡又是吓得一身冷汗,所有人都看见龙腾飞一般的神速接住了舒心,就她不知道。
      还站在二楼洗手间窗口的几个人正用一种极为爱慕和崇拜的眼神望着龙腾渐渐消失的身影,好帅,好身手。
      舒心又被他强硬的塞进车里,“暖暖”,他给她系上了安全带,“我再重申一遍,在我眼皮子底下不要妄想逃走,明白了吗”?
      “大爷,我零智商,听不懂”!满嘴的哼哼唧唧。
      他轻挑浓眉,笑而未语。
      “不许你叫我暖暖,我跟你不熟,我要去告你!”
      “嗯,那也得记住我的名字才行,”他扬眉浅笑。
      “…你叫什么来着?”她还真没记住,垂眸看着小腹上的安全带,心里不爽,想打人,想骂人。
      真的超级佩服自己还是能这么心平气和的跟他说话。
      果然,他这么一试探,她还真的不记得他的名字。
      这才多久啊,不过早上的事情而已。
      “龙腾”,他的薄唇微微上扬,弯起迷人的弧度。
      可惜,她一直在垂眸着,盘着双腿,揉着脚底。
      “我还心~腾呢”,没好声的抬眸对他翻了个白眼,“我要去警局,我不要你送我回家,我家禁止陌生狗入内”!
      什么!陌生狗?
      他拧起浓眉,真的很想大笑,但他还是忍住了笑意,薄唇微微张开,“我还是个单身狗,忠诚于你的单身狗”!
      她作呕,“我对狗过敏!”
      她作呕的举止逗笑了他,“那你对什么不过敏?比如?”
      “单身汉!”
      “……”
      这时,正在开车的维卡忍不住笑出声,惹得舒心不明所以的撇翘着嘴,“牙会掉的”。
      车里没了笑声,可龙腾脸上却是止不住的笑意,一瞬不瞬的盯着绯红的脸蛋儿瞧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