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g亚游ag8 2019-02-11
  • ag真人平台 2019-02-10
  • 25 我是个军人


      他摁下解锁,率先下了车,然后绕过车尾快步走到另一边。想给她开个车门的,可她不给他任何表现的机会。
      她重重的关上车门,“永不见!”绕过他,朝前走。
      还没走几步,被他猛地拉拽进胸怀里,紧紧的抱着,“暖暖,你听着,你只能是我的,我会让你喜欢我的”。
      她被他抱得太紧,快要窒息了。用尽全力的推他,可怎么推都推不动,他是铁墙吗?
      “不要乱动,听话!就让我抱一会儿”,他心跳到不行了,这一天的心跳频率都不在线了。
      “我闷啊,热啊”,她红扑扑的脸蛋儿快要烫的起火了。
      他感觉到她呼吸有些困难了,兴许是自己有些紧张了,便缓缓松开双臂。
      她一感觉到松开了,就连忙推开他,转身朝前跑,跑了几步后又停下转过身朝他跟前跑去。
      “嗯?舍不得我?”他欣喜。
      她努了努嘴,抬眸与他相视,“你的手,你刚刚摸我脸的时候,你的手有些糙…跟你的脸不配啊”,说着说着就拉起他的手,看着他的手掌。
      有茧!
      有伤痕…
      “你很心细嘛”,他正享受着自己的手被她牵拉着的感觉。
      她拧了拧眉,“你是做什么的?怎么有茧?”她是个好奇宝宝,必须要知道。
      “我是个军人!”他很认真的看着她,一脸严肃。
      军人?
      哇哈哈,是她崇拜的军人呢。
      两人相视着,明明是一副勾人的脸,怎么就是军人了?
      “你明明长着一副牛郎脸…”舒心想说龙腾长的很好看,很帅气的,怎么一说出口就变味儿了呢?
      牛郎脸?他的唇角有些抽搐,“……”
      “喂,你真的是军人?”她还是有些不相信,“什么军衔???我打小就很崇拜军人呢,我有时做梦还梦见自己是个女特种兵呢,呵呵”,说着说着就笑了起来,完全忘了对龙腾的种种不满。
      见到她对自己笑,他心里舒坦很多,“上将!”
      “哇”,满眸子的崇拜,“你多大啊,这么年轻就是上将了?”
      “28岁了”,他笑的很温柔,心里有些害怕起来,他在害怕她嫌弃他老。
      “暖暖!”魏木新跑了过来,“暖暖”!维卡不慌不忙的跟着。
      舒心放开龙腾的手,回眸看去,“木新哥”。
      “暖暖,他有没有欺负你?”魏木新没有看见舒心拉着龙腾的手,气喘的瞪了一眼龙腾。
      “…可你打不过他啊”,知道龙腾是军人,那么魏木新就绝对斗不过他的,她又不傻。
      可不是每个人都能混到上将这个军衔份儿上的,那得立多少功啊,得几次在死亡边缘徘回着啊。没点真本事,他还能这么理直气壮,厚颜无耻的在这儿缠着她?
      她懂!
      “暖暖,谁说我打不过他?”魏木新被她这样一说,心里不服了,又瞪了一眼龙腾。
      龙腾却一脸淡然,看不出任何一丝波澜,眸光一直落在舒心脸上。
      “他神经有问题,我们回家吧”,舒心拽着魏木新的胳膊准备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