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g亚游ag8 2019-02-11
  • ag真人平台 2019-02-10
  • 32 明明是蜀黎


      “那你喜欢他吗?”
      “喜欢啊,他对我可好了”。
      他暗了眸色,微糙的掌心轻抚着她粉嫩的脸,薄唇轻呡了一下,“你只能是我的!”
      她打推掉他的手,“我不喜欢你!”
      不喜欢?
      话落,他生气了,大掌抵在她后脑上,俯首,霸道的吻上她撇撅的小嘴,似乎有些粗鲁。
      真是听到不舒服的就亲亲。
      她单手抵在他胸膛上,却无力挣开,“唔唔唔…”涨红了脸,秀眉愁蹙着。
      他感觉得到她有些呼吸困难,可他就是不想放开她。
      怎么办?
      她嚼住他的下唇,狠狠的咬了一口。
      以为他会放开她,可他一点反应都没有,反被他嚼住红润的唇瓣吻起来。
      腥味弥漫在唇齿间,肆意深吻着。
      她气急败坏的瞪着他,高频率跳着的心恨不得要蹦出来了。
      “唔唔唔…”她满脸发烫,耳朵烫的难受,恼怒的踩着他的脚。
      她不喜欢这样的味道。
      可就是不见他有任何的反应,他继续索吻着。
      他吃痛的轻拧了一下浓眉,眸光在她娇颜上来回闪烁着,终于放开她。
      她迫不及待的用手抹嘴,一脸嫌弃,脸红的像个大红苹果,并且滚烫滚烫的。
      原来她掐了他的臂膀内侧,那里在放松的状态下被掐是很疼的。
      龙腾正要开口说话时,门铃响了…
      宫权清面带笑容,拎着盒饭,看到开门的龙腾红肿着下唇,还略带有一丝血迹。便揪拧着眉头,痞痞的坏笑一声,“哟,和谁在里面玩儿刺激呢?”绕过龙腾,走进客厅,看到低着头的舒心,咳哼一声,“哟,藏有小姑娘啊”。
      舒心轻咬着唇,不敢说话,怕被宫权清取笑。
      龙腾见她一直低着头,知道她害羞着,“你可以外边儿去了”,瞥了一眼宫权清。
      “呵…那我把饭拎走了”,宫权清真喜欢当电灯泡,也不嫌多事,“小姑娘,跟我们家小腾腾谈恋爱会很辛苦的,军人嘛,你应该懂得…他超级闷骚的…”,他又仔细瞧了瞧,有些惊讶道:“你是那个奏小提琴的舒心?”
      舒心一听,抬起头,刚好与宫权清相视。突然感觉全身麻辣辣的,又连忙低下头。
      “哟呵,小腾腾,你口味儿不小啊,连未成年都不放过,还藏军区来了”。
      龙腾无奈瞥视他一眼,眸光转移到抬起头的舒心,听她说道:“我跟他没关系”!气鼓着脸。
      宫权清看到她红通通的脸,侧目看了一眼龙腾,扬眉坏坏一笑,“小腾腾,你欺负人家小姑娘了?”
      “真恶心,还小腾腾…明明就是个蜀黎”,舒心咕哝着。
      宫权清嗤笑不已,“我家小腾腾很好的,从不近女色,还是个处呢”,说着低声哈哈笑了起来,“你要实在看不上他,可以跟我恋爱啊,我叫宫权清~”一脸坏笑。
      龙腾眼睑一抽,揪着宫权清的领口往外拽,“给老子消失!”
      “靠,帮你说好话呢,真没良心”,宫权清看到他红肿的下唇就止不住的笑意。
      “不稀罕!”冷着一张脸,关上门。
      宫权清叹气,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