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g亚游ag8 2019-02-11
  • ag真人平台 2019-02-10
  • 54 暗许她一生


      从那一晚救了舒心,抱住她的那一刻起,龙腾的心就对她有了微妙的感觉。
      拍卖会上她的狼狈和大胆,让他记忆犹新,一直刻画在脑海里。
      那一次的独奏会,更清晰的看到那一双清澈透亮的水灵眼眸,他便认定了她。
      再后来确认她臀上的月牙胎记,他便暗誓要许她一生。
      龙腾对爱情有很大的憧憬,他要将他最初最美好的一切都留给她。
      他是保守的,为了找她,不曾对任何一个女人有过一丝一毫的暧昧行为。
      还好,上天待他不薄,尽管她什么都不记得了。
      ~~~
      凌晨两点左右。
      舒心有些尿急,一下子猛地坐起身,下意识的摸了摸屁墩儿,“咦,还好没露…”
      走出房间,才想起自己睡在龙腾家。
      咦,那家伙睡哪间房???
      她精神大好,想恶搞着玩玩。
      解决尿急后,她蹑手蹑脚的闯进一间房,打开灯。
      看到龙腾背身侧睡着。床头柜上有一包面纸,抽了一张,大拇指和十指将纸捻成尖长形状。
      蹑手蹑脚的跪在床边上,身子前伏,将捻成尖长的面纸缓缓探进龙腾的鼻孔里。
      轻轻的,缓缓的,不时的转动着…
      一阵痒,龙腾动了一下。
      她赶忙收起手,他揉了揉鼻子。
      见他不动了,她又把纸探进他的鼻孔里,缓缓转动着…
      一个喷嚏声,吓得她又赶忙收起手。
      她捂着嘴偷笑着,正当她双脚落地时,一双有力的双臂揽过她的小蛮腰,一个翻滚,动作迅速的将她压在身下。
      “嗡…”她的脑袋瓜子像受到刺激一般,一片空白,一阵眩晕。
      是他的动作过于快而猛,导致她的小脑袋一时承受不了。
      男性的气息喷洒在她娇嫩的脸蛋儿上,“暖暖,深更半夜惹狼的后果,你知道有多严重吗?”微勾的唇角,邪佞的笑颜,更称他的冷魅,邪肆而狂傲。
      他是个军人,浅睡已成了习惯。
      在她拧门锁的那一刻起,他就醒了。他只是在配合她,想看她怎么玩。
      不过,他的鼻子真的被弄的很痒,他可是忍了又忍,还是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她胸口剧烈起伏着,双手被压着,身子像被大石头压着。
      下意识的咽了咽,“你,你…”清澈的水灵眼眸眨眨不停,瘪了瘪嘴,别开眸光,一副做贼心虚的模样,“我…我没惹…你…太重了…”
      他丝毫未动,深邃的眼眸像黑夜里寻食的狼锐利,邪肆的咧开唇角,“多压压就习惯了,你得多练练”,满满狡黠。
      “练你个大头鬼啊”,气恼的与他相视,“我真的喘不过气了”,浑身燥热,脸又爆红的发烫着。
      “不像!说话还这么溜”,他故意笑了起来。
      她一脸委屈样儿,虽然亲爱的大姨妈来了,但她还是有恐惧,毕竟跟龙腾不熟…
      不是很熟!
      一点都不熟!
      不想熟!
      “你为什么不睡觉?”
      “尿尿的…”
      “深更半夜的闯进来,你要对我负责!”
      负责?负哪门子的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