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g亚游ag8 2019-02-11
  • ag真人平台 2019-02-10
  • 65 发生了什么


      舒心打的回家了,谁也没搭理,就往楼上跑,把自己锁在房间里。
      敲门声,“暖暖,我回来了,快开门”,姐姐莫婕妤拍着门,本是心情美美的,回来想给舒心一个惊喜的,却看到满脸泪痕的舒心冲上楼。
      “暖暖,快开门啊”,莫婕妤有些担心。
      舒心听到是莫婕妤的声音,便胡乱的擦拭着脸,打开了门,“姐…你回来了”。
      “怎么哭了?”
      舒心摇摇头,“我没事,就是想哭”。
      莫婕妤拉着她的手走到床边坐了下来,“你以为我也十八岁?说吧,到底怎么了?”
      “我没怎么,真的。姐,毕业了吧?”扯开话题。
      “嗯,毕业典礼结束了”。
      “毕业后,要做什么???”
      “被军区总医院聘上了,呵呵”。
      “姐…”舒心把话又吞下去了,脑袋耷拉在莫婕妤肩膀上。
      “到底怎么了?跟姐说说。是不是木新哥欺负你了?”
      舒心沉默了,心里万般委屈。
      莫婕妤叹气,“那就暂时不说吧,等想说的时候一定要先跟姐说,懂了吗?”
      “嗯”。
      “那下楼吃饭吧”。
      “吃不下”。
      “暖暖…是不是跟木新哥闹小别扭了?明天就要订婚了,心情一定要美美的才行”。
      “好”。
      莫婕妤强拉着舒心走下楼,都看到舒心不开心,有哭过的痕迹,也都没问出个所以然来。
      等了一下午,舒心都没有等到魏木新的电话。
      等到深夜,还是没有等到魏木新的电话。
      她却主动打通了魏木新的电话,“喂,木新哥,你在干嘛?”
      电话那头的魏木新有些疲倦,揉挤着眉心,“加班”,口吻很淡。
      “木新哥,白天的事…我真的没有的…”她还是想说。
      传来粗喘声,“暖暖…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
      “…暖暖,夜深了,休息吧”。
      舒心沉默了一会儿,“…晚安”,便挂断了,失落着,感觉生分了好多。
      这一夜,她辗转反侧,难眠。
      魏木新也同样难眠。
      第二天,舒心被莫婕妤打扮的漂漂亮亮的,昨天试穿的礼服丢在魏木新的车上了,忘了拿了。好在莫婕妤有一套新买的礼服,派上用场了。
      两家人都已经到酒店了,可魏木新迟迟未到。
      因为莫家不喜欢张扬,便低调订婚,只限两家人在一起吃个便饭。
      魏母木丽不知道打了多少个电话给魏木新,可一直没接通。
      舒心突然有想哭的感觉,一直紧咬着唇瓣,努力的不让眼泪掉下来。
      中午了,魏木新还是没来。
      “爹地,妈咪,我们回去吧”,舒心低头落泪。
      “暖暖,你们之间是不是发生什么了?”莫千帆问着。
      “是呀,暖暖,你们发生什么事了吗?”魏行里跟着问。
      舒心摇头,“没发生什么”。
      “暖暖…”一直沉默的莫杰毅轻唤着她,却又把到嘴边的话咽下肚。
      这时,魏木新开门走进来,看到低着头的舒心,目光落寞,咽了咽,欲言又止。
      “木新,你怎么回事?都什么时候了?”木丽疾言厉色。
      “木新哥”,舒心满眸子的泪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