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g亚游ag8 2019-02-11
  • ag真人平台 2019-02-10
  • 97 你是我老婆


      舒心一阵酸楚涌上心头,吸了吸鼻子,抬眸看了一眼正居高临下看着她的龙腾,“我可以打电话回家吗?”
      “当然可以”。
      舒心并不打算回复魏木新,便拨通了莫婕妤的电话,姐妹俩有说有笑的,宿舍里尽是清脆稚嫩的笑声,惹得一旁的龙腾连书都看不进去。
      挂掉电话后,舒心侧卧在床,傻笑起来,“龙腾,你要不要去看心理医生???”又忍不住傻呵呵的笑着。
      龙腾一听,眼睑和唇角猛的一抽,“我心理正常的很”,薄唇瘪了瘪。
      “正常吗?我没觉得啊,建议你去看看心理医生嘛,免费的”。
      “噢~你有人脉?”龙腾故意戏问。
      “嗯,我姐姐,你见过的啊,她是个心理医生,刚被军区总医院聘上的呢,要不要去捧个场???”舒心笑呵呵,看上去似乎忘记了刚才对他的害怕了。
      龙腾起身坐到她床边,垂眸戏谑一笑,“我倒觉得你去看看心理医生,这么倔,还不听话”。
      “你说谁呢?”舒心一恼股的坐了起来,“我姐说我心理正常的不要不要的,倒是你,很不正常,孤男寡女的,非得让我一个未成年跟你住一间,说白了你就是个军痞流氓,”不忘刚才被他压在身下肆虐深吻的一幕。
      龙腾稍俯首,在舒心唇上轻轻一吻,如蜻蜓点水一般,“你说我是什么,我就是什么”,邪佞的神态尽显,“改天让我的大姨子来基地给我的兵看看”,脸上止不住的笑意。
      “别老是亲我!”舒心用指腹抹抹唇瓣,“你倒是挺会说话的啊,我姐倒成你大姨子了,脸皮够厚的”,忍不住白眼。
      龙腾嗤笑着,“你是我老婆,她不就是我大姨子嘛,没错啊”。
      “谁是你老婆???你比我大十岁呢,我可不要”。
      龙腾顿了顿,迟疑道:“没听过年长的男人很会照顾妻子吗?我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骋得了战场,混得了商场,稳得住帝国,最重要的是我专一,处,男一个,专为你留的,你懂的”,美美的把自己推销给她,深眸里尽是温和的柔情似水。
      舒心撅撅嘴,“听上去倒像是个全能型人才啊,好像挺牛逼的样子,还能稳得住帝国啊,吹吧你”,一副不相信的样子,“还处,男,你们男的又不像我们女孩子有那个膜…”说完她就后悔说最后一个字了,脸唰唰的红了,连忙翻身背对着他,咕哝一句,“我什么都没有说”。
      龙腾哑然失笑,冷魅的脸也不自知的红了起来,“嗯…不早了,睡吧…睡到我铺上去”。
      “我不要”。
      “看来你很喜欢我每晚抱你换床铺?!?br/>  眨眨潋眸,舒心这才想起来,这两天都是在龙腾铁铺上醒来的。一下子坐起身下床,钻进蚊帐里,侧卧背对着他,“晚安!”她不想再被他抱来抱去的,他应该也很疲累吧?训练那么辛苦…
      “晚安!”冷魅的脸上洋溢着浓浓的笑意,贪恋的多看了她两眼后,关灯睡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