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g亚游ag8 2019-02-11
  • ag真人平台 2019-02-10
  • 119 雷打不动的


      这一夜,雷雨交加不息。
      舒心同莫婕妤睡在一起,心里少了些许的害怕,两个姐妹也说了很多悄悄话,不时传来清脆悦耳的笑声。
      而龙腾睡在舒盈盈为他准备好的那间客房,他很尊重莫家人,只要是与舒心有关的亲人,他都会放低姿态去尊重,因为他真是喜欢惨了她,因为他甘愿。
      五点半时,龙腾就带着舒心回到基地,对宫权清和两位副教官交待了一些事情后,又离开了基地。
      “嗯?龙腾去哪儿了?”舒心刚跑完三公里回来,看到黑鹰特战队都在,喘着气,问着宫权清。
      “爬蛋去了”,他也不知道龙腾去哪儿了,只说是有事。
      “……”她感觉头顶上一蜂窝的乌鸦飞过,摸了摸脑袋,跟着唐副教官去吃早餐了,饿死掉了。
      此时的龙腾正在参与议事。
      ~~~
      龙泽庄园。
      刚议事结束的龙腾回到家,身后一直跟着维卡。
      “听说你有女朋友了?”龙泽不冷不热的口吻。
      刚坐下的龙腾抬眸瞥瞪了一眼维卡,听见龙泽继续说道:“你瞪维卡做什么?是你宫伯伯昨天说的,你竟然私自把女人带进基地,你当基地是什么地方?”满口的训斥。
      冷魅的脸却毫无一丝波澜,薄唇微勾,“爷爷,我有权利这么做。只要我高兴,我的女人可以一年四季都待在我眼皮子底下”。
      “你…”龙泽气的心窝疼,捂着胸口,老眉紧皱。
      刚下楼的朴静雅(龙腾妈咪)看到龙泽有些气喘,便急急的走过去,抚拍着老人的胸口,“爸,别生气,阿腾刚议事回来,应该也饿了”。
      “臭小子,不管你现在跟谁谈恋爱,我都不允许你交往的那个女人进龙家的门”,龙泽嗤哼一声。
      龙腾不怒不笑,冷魅的脸有些阴沉,“下个月,我会把你的孙媳妇儿带回来的”。
      “你…”龙泽气的心窝疼得不要不要的,“我不会见的”。
      “嗯,给爹地妈咪看的”。
      “你…”
      “爸,别气了,”朴静雅看向龙腾,“你少说一句,不行吗?非得气你爷爷?”
      “是爷爷在逼我”。
      “你是有未婚妻的人,不要随便招惹别的女人”,龙泽瞪着龙腾。
      “娃娃亲不作数,很荒唐”,薄唇依旧微勾着,“开饭吧,我饿了”,站起身又突然坐下,开口问道:“宫伯伯还说了什么?”他担心宫司令把舒心会破译密码的事情告诉龙泽,他只记得舒心特意叮嘱过不要让任何人知道她会破译密码,他自然是要替她保密的。
      “你希望他说什么?”
      “好了,别气了,我也就在婚事上忤逆你。至于从没有见过的所谓未婚妻就作罢,我认定的女人是雷打不动的”,龙腾脸色温和了一些。
      龙泽沉默着,急喘着。
      “阿腾,其实你的未婚妻一直都没有找到…但我们相信她还活着”,朴静雅看了一眼龙泽,还是说出口。
      “与我无关,开饭吧”,龙腾淡漠。
      “臭小子…”龙泽深叹一声,看到龙腾那张阴沉着的冷魅面孔,又气又恼。
      午后,龙腾一直都待在龙泽庄园里,在书房听维卡的的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