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g亚游ag8 2019-02-11
  • ag真人平台 2019-02-10
  • 122 帮我挤牙膏


      “昨晚想我了吗?”龙腾沙哑着嗓音,黑眸溢出满满渴望。
      “没有啊”,舒心脱口而出,“你好重,”脸蛋儿烫的都快要起火了。
      深不见底的眸子闪过一丝暗色,心里失落的难受,“哪怕是一点点,也没有吗?”
      四眸相对,舒心在龙腾眸里看到渴望和认真,不知道为什么,她此时的心跳比刚才被他吻的时候跳的更加快了些。
      她努力的回忆着,迟缓的说道:“我有的”,脸烫的恨不得要烧进骨子里。
      龙腾有些欣喜,黑眸里泛出光芒,“真的?”其实他现在要的不多,真的不多,只要有一点点就好,哪怕真的是一点点。
      他真的很渴望,很渴望她的心里能够有他真实的存在。
      “我想你做的饭菜了,尤其是那个寿司”,她突然害羞的咬住下唇,有些迷离的潋眸别过他投来的炽热眸光。
      龙腾一听,薄唇微微上弯,很迷人的弧度,黑眸里铺满柔情,“我可以天天给你做,只要你不嫌腻就好”,看到她羞涩的模样,真的很想占有她,忍不住的在她更加红润的唇瓣上轻啄了一口。
      舒心呡了呡唇,似乎一点都不嫌弃他的吻了,似乎有一点点的喜欢了,兴许是被他吻多了的缘故吧,也许是因为他是唯一吻过她的人吧。
      一种特殊的味道,一种属于他的特殊气息。
      “我还想你帮我收拾一下宫中将呢”,舒心微嘟起嘴。
      “怎么了?”龙腾仍然压在舒心身上,一点都没有要起来的意思。
      “他,他昨天喷了我一脸汤水…”
      “你坐他对面了?是不是你说了什么让他没忍住的话?”他与宫权清的确是相互了解的人,冷魅的脸似笑非笑。
      从小到大,龙腾不知道被宫权清喷了多少次了,所以现在每次坐在一起吃,都是并排坐,再也不面对面的坐了。
      舒心不爽了,瘪了瘪嘴,“你自己去问他啊,我要起床了”,她推不动他。
      龙腾还是忍不住亲了亲红润的唇片,坐起身,“昨晚都做了些什么?”开始打破沙锅问到底了。
      舒心没有搭理他,起身,抱着迷彩军装跑进洗手间。
      “咚咚咚…”敲门声。
      “干嘛?”嘴里满是白色泡沫的舒心抬高嗓音。
      “衣服换好了就开门,我要刷牙”。
      舒心轻喘一声,开了门。牙刷还塞在嘴里,“回来这么早,没刷牙?”口齿不清。
      “嗯”,看她像长了白胡子一样,温和的浅笑起来。
      “那你吻我干嘛?”拔出牙刷,满嘴泡沫,又哼哼唧唧的。
      稍俯首,冷魅的脸贴近她的脸颊,薄唇嘟起,“吧唧”一声暧昧,“恨不得把你吞了”。
      舒心斜瞪他一眼,懒得搭理他,继续刷牙。
      “给我挤牙膏”!龙腾把他的牙膏牙刷递呈在她面前。
      “你没长手???”
      “长了…暖暖,你已经迟到了,我得罚你跑五公里”。
      她在洗脸,不想搭理他。
      龙腾咳哼一声,“你帮我挤牙膏,我就不罚你”,轻挑浓眉,“暖暖,好歹我也是救了你的人,你看那晚两个不知死活的抓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