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g亚游ag8 2019-02-11
  • ag真人平台 2019-02-10
  • 348 你!吓死我了

      莫婕妤深叹一声,“每条路都是他自己选的,也怨不得郑钰趁虚而入。不过,你放心,有龙上将和大哥在,魏木新会好起来的”。
      
        舒心静默不语。
      
        夜渐深,睡意朦胧。
      
        舒心的一双眼眸有些生疼,缓缓闭眸,平稳了呼吸。
      
        正当她要入眠时,龙腾开门而入,轻步走到床沿。
      
        看到她正背对着自己侧卧着,便伸出咸猪手开始无耻起来。
      
        舒心吓得爬坐起来,黑溜溜的眼珠都快要瞪出来了,“你!吓死我了”。
      
        凑表脸!
      
        人家都闭上眼要去跟周公约会了。
      
        吓死她了。
      
        龙腾很无耻的笑了,还合不拢嘴的笑了,“我就是帮你按摩按摩的,怕你还疼”。
      
        一颗心脏还扑通扑通跳的很快呢,气恼的挠揉着头,“睡觉!”又躺了下来,真是困死了。
      
        臭男人!
      
        “嗯,我去洗个澡”,龙腾贼贼的扫过穿着真丝睡裙的身段,冷魅的脸满是邪恶。
      
        当他转身朝前走了一步时,舒心像被打了鸡血一样,迅速的下床,朝他屁墩儿上猛踹了一脚,“凑表脸!”
      
        龙腾踉跄向前走了几步,捂着屁墩儿,回眸,“暖暖,我还疼着呢~”一脸委屈,他每次坐,可都在用力的忍。
      
        然而,舒心快速的爬趴在床上,闭眸假装睡觉,不搭理他。
      
        东西,待会儿再收拾你。
      
        当龙腾从浴室走出来时,舒心已经睡着了,偶尔会伴着抽噎声。
      
        他侧卧在舒心身旁,墨色深眸一瞬不眨的看着她的睡颜,可听到她的抽噎声,心里很难受。
      
        踹魏木新的那一脚肯定吓坏她了,她求他救魏木新,也没有立即表态,让她失望的更伤心了。
      
        还打她屁墩儿以示惩罚。
      
        哭哇哇的,不伤心才怪。
      
        温热的薄唇轻轻落在她眉间,“晚安!”
      
        与她相对而眠。
      
        次日,清晨。
      
        当舒心醒来时已是八点多,床头柜上放着一张便利纸,‘暖暖,早安!’
      
        龙腾还是一如既往的习惯给她留下写有‘早安’的便利纸。
      
        垂眸看着好看的笔迹,轻轻一句,“早安!”
      
        舒心知道他去了基地,他有他的事情要忙,有军务在身。
      
        她走到一个柜旁,取出一个精致的盒,里面放的都是龙腾给她写的便利纸。
      
        她从没有想过要丢掉,一直想着都放起来,而且每一张的背面都被她写上了年月日。
      
        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想这样做,似乎有种收藏珍品的感觉。
      
        而此时的龙腾已经在练兵了,也正在为三天后的第二次实战演习做准备。
      
        舒心跑下楼,家里的人都是上班了,就剩保姆和管家。
      
        “二姐,外面有个叫维卡的要见你”。
      
        舒心嘴里塞满了面包,挤眉错愕,‘维卡来干嘛的呀?不会是龙腾让他来监视我的吧?’
      
        “二姐…”
      
        舒心回过神来,点点头,嘴里嚼着面包。
      
        维卡走进来,有礼的对舒心颔首,“少夫人,少爷让我这两天负责你的安全”,直截了当的,免得少夫人不明所以把他给打了,或是给踹了,那就憋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