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g亚游ag8 2019-02-11
  • ag真人平台 2019-02-10
  • AG真人 > 再战神探 > 第221章 背心湿透

    第221章 背心湿透

        背着手,在堂间转悠了两圈,瞥到脖子间还缠着面纱的刘查礼尸体时,稍稍蹙了下眉。很快,女帝便没了兴致,走出堂,扫着满院的甲士,嘴里低喃道:“朕夺了他的皇位,又未立其为太子,这几年来,一直怀疑他心怀怨愤,意图谋逆。果然,今日亲眼所见,朕的顾虑没有错。让一小儿出京联络,他也放心!”
      
          在旁默默听着女帝的感叹,以狄仁杰的城府,也心寒彻骨?;实郾硐值迷狡骄?,那这后果......眼角涌起一抹晦意,必须得破局,否则真回到神都,遭殃的绝不止皇嗣一家!
      
          在狄仁杰心中念头起伏时,女帝忽然看向老实站在一边的元郎君,又瞥了眼狄胖胖:“你们二人,却是有缘。幽州一起平灭内乱,抵御外侮;在这湖州,竟然又一起,查案擒逆!”
      
          迎着女帝好奇的目光,元郎君脸色平静,配合着应道:“陛下说得是!”
      
          狄仁杰闻其言,也不禁看了看元郎君,眼神中含着些别样意味......
      
          “朕乏了,都散了吧,叛逆既已擒,明日鸾驾起行,回神都!”叹了口气,武曌开口吩咐道:“此次出巡,虽显仓促,终究收获匪浅......”
      
          看起来,女帝是没有继续巡游天下的兴致了。
      
          “对了,元徽!”摆驾之之间,武曌忽然唤道元郎君。
      
          神色一动,感觉几步上前问道:“臣在,不知陛下有何吩咐?”
      
          “你不是同狄怀英一起破案吗?看来此地王化并不昌善啊......稍后你和朕讲讲!”皇帝随口吩咐着。
      
          “是!”虽然总感觉女帝有其他目的,元郎君还是低眉顺眼地答应道。
      
          “阁老,皇帝陛下方才所言......”跟着鸾驾大队,曾泰有些惶恐地请教狄仁杰,他却是被那句“王化不昌”给吓到了。
      
          轻摇头,狄仁杰低声道:“你不用紧张!”
      
          御驾所往,直接占了城中馆驿,被唤至堂间,方落座,便见武曌目光囧囧地审视着元郎君:“元徽,你老实告诉朕,你与狄仁杰去御碑巷,当真是去擒拿逆贼的吗?”
      
          听其言,元徽心中苦笑,果然,女帝哪里是那般容易给忽悠住的......眼神闪烁几下,元郎君一时间有些犹豫,该怎么开这个口。
      
          察觉到元徽的犹豫,武曌的坐姿反倒越发安稳了,威严的目光洒落于元徽身上,女帝玩味道:“你可要想好了......朕要听实话!”
      
          武曌的提醒,让元郎君感受到了莫大的压力,脑中各种思绪闪过,不敢考虑太久,还是沉声道:“不敢欺瞒陛下,今夜臣随狄公前往御碑巷,既为擒拿恶逆,又为营救寿春郡王!”
      
          “营救?”闻言,武曌冷哼一声:“他与李规等逆党私会密议,用尔等营救?”
      
          瞟着元郎君,女帝疑问道:“莫不是你已经与狄仁杰商量好了,打算以此,给李成器脱罪?你们以为,朕会相信你们的这套说辞?”
      
          “臣不敢!”元徽很是干脆地跪了下来:“这半个多月来,臣随狄公破案,调查的对象便是那逆贼刘查礼,谁料随着调查深入,方觉察其身份,且此人背后还有人在操控,意图......意图......”
      
          “意图什么?”武曌厉声道。
      
          咬咬牙,元徽答道:“意图构陷皇嗣!”
      
          “呵......呵呵......元徽啊,你的胆子不小??!”闻其言,女帝忽然笑了起来,随即冷声斥责道:“你这也是想替李旦脱罪??!这等言论,在御碑巷时,狄怀英那老狐狸都不敢说,你竟然敢于朕面前滥言造次!”
      
          听着皇帝的哂笑,元郎君这心脏跳动得格外剧烈,当即用力地磕了几个响头:“臣与皇嗣并无任何交集,岂敢为了替他脱罪出言诓骗陛下。臣只是将自己所见所闻禀于陛下,不敢有所欺瞒??!”
      
          见元郎君发自肺腑的陈情,武曌脸色稍缓,嘴角稍稍扬起,笑意还是那般冰冷:“照你所说,背后有人操控刘查礼,有人要构陷皇嗣。这背后之人,指的是内卫吧......你觉得,朕的耳目,胆敢蒙蔽于朕!嗯?简直可笑至极!”
      
          余光瞥了眼愤怒而又自信的皇帝,元郎君心中幽幽一叹,还真敢......
      
          “还有!”正欲开口解释什么,便又闻武曌讥诮道:“倘如你所言,内卫要构陷皇嗣,他的目的是什么?”
      
          “臣......臣不知!”元徽埋头答复,随即抬出狄胖胖:“狄公机敏睿智,或许他通晓其中缘由!”
      
          “狄怀英啊......”闻言,武曌眼神一时飘忽,自语一句。
      
          皇帝不说话,堂间静了下来,元徽跪在那儿,精神依旧紧绷着,心里默默总结着方才应对,可有不妥之处。
      
          “寿春郡王,怎么到湖州,你可知?”良久,武曌又问道。听皇帝的语气,显然她老人家也心中也是有些疑窦的。
      
          女帝不好蒙骗,狄仁杰是然,那内卫首领紫袍人亦然。故元徽,基本选择讲实话......
      
          收起小心思,元徽又很是干脆答道:“臣不知!”
      
          “又不知?”瞥眼额头还贴在地面上了元郎君,虽是疑问,武曌的语气却是彻底缓了下来。
      
          元徽要什么都清楚,那才会引起女帝的怀疑......
      
          “抬起头来!”武曌淡淡地吩咐着。
      
          待元郎君抬起头,指着元徽额头上磕出的血印子,摆了摆手:“倒是不遗力......你退下吧,去治治伤......”
      
          “谢陛下,臣告退!”闻言,元郎君再度郑重一礼,撑地而起,小心翼翼地退出去。
      
          扫着元郎君的背影,女帝脸色又有些阴,用几乎只有她自己能听到是声音叙道:“哼,不管你是否被构陷,与那些逆党有纠缠那是一定的,仅此一点,朕就可以废了你!”
      
          ......
      
          告退出堂,元郎君魂魄附体般地哆嗦了几下,两腿有些发软,小踉跄的几步,一阵寒意自背心传来,后背内衬的白衫,只怕已经湿透了。
      
          方才的问话,可紧张死元郎君了......
      
          “元将军!”悦耳的女声响在耳边。
      
          回首视之,却是上官婉儿,春天来了,大美人的衣衫单薄了许多,不似几个月前在皇城之中裹得严实。胸前那对大白兔,依旧跳出了小大半......
      
          美人在前,脑袋中还装着事的元郎君眼下却没有多少心思欣赏,只是抱拳地行了个礼:“见过上官才人......”
      
          “真是巧??!”见着鬓角还残留着汗意的元郎君,上官婉儿不禁掩嘴娇笑一声。又盯了眼他的额头,眼神中异色稍闪。
      
          不经意地扫过熟女丰腴的躯体,元郎君似乎恢复了些“生气”,低声应和道:“若无他事,末将告退了!”
      
          “你去吧!”淡淡地一挥手。
      
          注视着元郎君那阳刚挺拔的背影,上官婉儿面容间的笑意收敛了起来,转身迈入堂间。
      
          “启禀陛下,臣妾查问过了,内卫在长城县的监控行动,确实有些问题......”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再战神探》,微信关注“热度网文或者rdww444”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