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g亚游ag8 2019-02-11
  • ag真人平台 2019-02-10
  • AG真人 > 带着论坛回古代 > 第八十章 我有个法子

    第八十章 我有个法子


      早起的鸟儿有虫吃,早起的虫儿被鸟吃。
      秦余揉着眼睛,天气越发的冷了,有时候被子总是要把他裹得紧紧的,不让他起来。
      但,在这个洗澡要靠吼,起床要靠爆发力的时期,每天坚持早起,可以说是一个非常良好的习惯。
      抻抻脚,十根脚趾相互坐着运动,等身体热一点时,立马从床上跳起来,穿好衣服裤子,又做了一会儿俯卧撑。
      有氧运动前,做一些无氧运动,可以更加有助于锻炼,而且俯卧撑做完,身体热热的,外面的寒冷便也消去大半。
      十月的冬季,在南方还不算太冷,但冰凉的冷风吹进衣领里,吹过耳边,让出门的秦余仍能感到一丝的刺骨。
      不熟悉尼山的山路情况,今天便改换运动的方式。
      爬山,除了会让你的大腿粗起来外,没有其他特别的伤害,而且对人体有很大的帮助。
      秦余爬了半个时辰,等回厢房时,已经是辰时了。
      等洗漱一番,小六早就过来帮他收拾床铺,还送来早点。
      秦余一边吃着,一边听小六说八卦。
      小六说着话,很快就提到昨晚自己见到的一件惊人的事,只见他道:“公子,昨晚上六儿和其余几位公子的小厮们住在一个房间里,到子时,听到隔壁传来激烈的吵闹声,等我们听清楚他们在吵什么时,公子,你知道我探听到什么消息了吗?”
      秦余喝一口豆浆,笑着摇了摇头。
      小六煞有介事的讲起来,原来住在隔壁的是雁荡书院的小厮们,而与他们争吵的,却是六才书院的书童。
      秦余问他们争吵的原因,小六把他知道的大概讲了出来。
      “你说什么?”秦余听后,惊讶地站起来,嘴唇边上沾了一抹的白。
      小六气愤道:“那雁荡的人也不知从哪里请来了靠山,要让雁荡直接拿到这次大赛的冠军。听六才的人讲,他们的公子们已经被六才山长给气得半死,更有的人打算今天便离开尼山?!?br/>  秦余听了,心中一紧,他在想,是谁在这样做,难道不担心寒了学子的心吗?
      “秦兄,秦兄,糟了,出大事了?!泵趴?,韩溪一大早便急匆匆走了过来。
      秦余一把抓住他的胳膊,问道:“该不会是六才书院,和雁荡书院的事吧?”
      韩溪点头道:“原来兄长早就知道?!?br/>  秦余摇了摇头,“我也是刚刚得知的?!?br/>  他又走到门外边,韩溪跟过来说道:“你说,我们山长会怎么做?”
      “他是个好山长,不会被什么鸟靠山给影响的?!鼻赜辔战羧?,这句话也就说给韩溪听,自己心中却是百味杂陈。
      暗箱操作这种事,一般不会摆在明面上。
      能这么明目张胆的,恐怕来头不小啊。
      秦余叹了叹气,他问韩溪吃过早饭没有,如果吃了,现在就一道去山长那里问问,听听他要怎么讲。
      韩溪点头,跟着秦余,当他们走到山长卧室,山长正好也走了出来。
      秦余二人把知道的情况跟他说明,山长道:“放心,老夫是不会向他们妥协的?!?br/>  秦余二人听了,心中宽慰,不过转头一想,得罪了了不得的人,恐怕对鹿山不利。
      “所以,学生认为应该想个法子,一来能让我们安心比赛,二来又可以不让鹿山受到伤害?!?br/>  韩溪看了眼秦余,他说了一句。
      秦余和山长都低头沉思,一时不知该怎么办好。
      “我们去找山长,凭什么!”
      忽然,不远的地方,唐宇、颜和,还有尼山的其他学子都往自家山长的住处去。
      经过客房,秦余等听他们如此气愤,知道肯定和雁荡书院有关。
      他用眼神瞧了眼韩溪。
      韩溪读懂了,两个人又一起跟过去瞧瞧。
      陆山长在他们后头提醒,“一切要小心,千万别出什么事?!?br/>  ……
      “山长,你快开门,开门啊?!?br/>  “陶文泽,你有本事弃权,有本事就把门开喽!”
      “山长,给我们出来?!?br/>  尼山书院的众学子,他们义愤填膺。
      六才书院和雁荡书院的学子站在一边,好像在看戏。但他们之间又相互不对付,碰面的时候,都向对方吐了口痰。
      山长的院门快被愤怒的学子拍坏了,可是山长仍然没有任何的动静。
      唐宇他们没了法子,他们停下来,看到雁荡的人,气得指着他们道:“看什么看,都给老子滚!”
      雁荡书院的学子,本来理亏,但走前,鄙夷地瞪了唐宇一眼。
      他们不怕,因为他们有靠山。
      唐宇恼怒地想追过去打,被身后的颜和抓住,颜和道:“别这样,他们是什么货色,你还不知道?一群不学无术的人,到最后也是一事无成,你和他们生气,不是白白气坏自己的身子吗?”
      唐宇哼一声,用力甩了袖子,就再对着门拍,“山长,你给老子出来,老子不念你这个书了,老子要退学!”
      然而里面的人,仍没有回应。
      气得唐宇一脚踢中门,只疼得自己哇哇直叫。
      “我有办法可以好好教训他们?!?br/>  唐宇听到后头有人的声音,转头一看,秦余韩溪还有鹿山另外三个学子正站在那,双手抱胸。
      “你们?”
      唐宇歪着头看着他们,心想自己跟他们可是有嫌隙的,这次就是为了羞辱秦余韩溪,才举办了比赛。
      “当然,就是我们?!?br/>  秦余五人,一齐环着手走过去。
      唐宇睨着他们,心头有些不敢相信。
      ……
      外面的声音已经没了,他们都走了吗?
      陶然从门缝里望出去,发现外面果真没有一个人了。
      他开了门,四下瞅瞅,自己的学生们,都去哪了?
      其实,也不能怪他。
      如果他们能设身处地想想,就会原谅自己了。
      陶然叹了叹气,他大步向那位贾公子的住所走去。
      贾公子此时也是刚起,漱口后,听见外头的吵闹,问了身边的人,“他们干什么?”
      身边的下人道:“不过是不满意公子的决定?!?br/>  贾公子坐在铜镜前,身后的丫鬟正给他梳头。
      贾公子道:“哼,去告诉陶然,最好让他的学生老实点,不然,他这个山长就不用做了?!?br/>  下人点了点头,出去时,又折了回来,说道:“陶山长,正在门外请见?!?br/>  贾公子道:“让他进来吧?!?br/>  ……
      “秦余,你倒是说话,有什么法子,讲出来,给我们听听?!?br/>  尼山的后山小树林中,唐宇忍不住,向正在面前踱步的秦余问了一句。
      秦余背着手,听唐宇问,便说道:“我这个办法,可行是可行,就怕你们不愿意?!?